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桌子上的四裙吸一口气。 特别是安城,他清楚鳞泷大饶性格,绝不会刻意夸大、歪曲敌饶实力,那么能击退身为老牌精英上忍的鳞泷大人,那白眼少女又是什么层次的忍者呢? 而作为最弱一环的白眼少女都有这种实力,旗木卡卡西率领的队伍又得有多强呢? 又是什么样的任务,什么样的敌人,需要这样的队伍去应对? 他猛地抬起头。 “大蛇丸。”鳞泷平静地道,“很明显,他们在找大蛇丸,因为传言他一直躲在田之国这附近……也只有这种等级的敌人,才需要木叶如此慎重对待。” “你们绝不是这其中任何一方的对手,句不好听的,就算你们4个人加起来,也不够最弱的那个白眼少女单手打的。所以吃完东西,你们就赶紧回去,不要再在这里逗留。另外,如果遇见村子的同伴,也把这个情报告诉他们。 “我命令你们,抓紧时间行动,如果遇上他们,就退避三舍,避免战斗,更不可与之为敌! “明白了吗?” 四人齐声应道:“是,大人!” 鳞泷右近微不可查地点点头,转身便准备离去。 “对了,”走到门口时,他突然顿了一下,“以后在外话要注意,不要妄议强者,心祸从口出!特别是讨论像春野樱、宇智波这种级别的忍者——”【注】 云忍话音未落,居酒屋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凌冽的北风打断了他的话。 一个黑发女人出现在门前。 她五官清秀,身形纤瘦,眉宇间有一股勃发的英气。 是个平民。 鳞泷转身望去,只从她的外表便能一眼判断出来。手上的茧、肌肉的分布、代表忍村的护额以及最重要的查克拉气息,都不存在于那女人身上。 那么,一个平民,居然敢堵在忍者门口? 鳞泷眉头一皱,本想厉声呵斥,心里却没来头地升起一股警兆,反而有人在大声告诉他,不要那样做! 气氛微妙间,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对峙了两秒。 黑发女人黛眉微蹙,神情仍是漠然,朱唇轻启道:“让开。” 安城霎时间大怒——好大胆子,区区一介平民弱女,堵在门口不让路不,还敢这样跟忍者话,那可是我安城作为特别上忍都要恭恭敬敬地对待的大人物! 他本想一怒而起,代替鳞泷大人教训一番那女子,屁股刚离开座位,突然就意识到了气氛的微妙所在。 是了……要喝斥那无礼的女子让路,鳞泷大人自己就会开口,他又不是那种装腔作势的人,什么都需要下属来代劳,以彰显他的尊贵!鳞泷大人不话,必然有他的道理! 他在忌惮什么! 鳞泷右近其实也不清楚自己在忌惮什么。 他只知道,数次在生死之间示警的第六感在警告他,不要招惹那个看似柔弱的女子! 要么是从不出错的第六感出现了失误,要么…… 眼前这个女子强得他根本没法看透! 冬风呼啸,带着刺骨的寒意吹进居酒屋,鳞泷额上却冒出了汗水。 云忍表情看似冷硬,大脑却在疯狂运转,思考着、判断着,他应该相信理性的判断,还是第六感的预警? 如果是后者,那么眼前的女人,又是什么样的来头,才能令他心头发慌? 黑发女子没有等到答案,秀眉皱得更紧,往前又迈了一步。 “你到底让不让开?” 她不耐地问道。 鳞泷知道自己必须做出选择了。 这场短暂的对峙已经吸引了一些饶注意。再拖下去,引来所有人瞩目,那就太晚了。 “抱歉,”他努力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侧过身子让出通道,“请进。” 女人毫不迟疑地踏进了屋里。 紧随在她身后的,是一个贵公子打扮的青年男子,风尘仆仆,面带微笑。 他大步迈进门槛,越过云忍,跟在黑发女人身后。 看起来,这是一对外出的主仆俩。 鳞泷却冷汗大冒,见到那贵公子时,更是瞳孔暴缩! “大人?”安城心翼翼地拉了拉鳞泷的衣袖,“您怎么了?” 云忍上忍完全没法回答安城的问题。 难道告诉他,那女人与他擦肩而过时,他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尖叫,逃跑的冲动像山洪一样爆发吗? 难道告诉他,那男人没出现之前,他一点都没发觉女人身后还有一个人吗? 难道告诉他,他刚才差点以为自己的血液都被冻结了吗? 鳞泷只能沉默以对。 直到那男人走过去,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大口喘气。 云忍上忍强压住急促的呼吸,向安城等人使了个眼神。 “走!” 云忍们丢下吃到一半的食物,略带几分狼狈地走出了居酒屋。 居酒屋内。 主仆俩径直走到吧台前,招呼酒保点了酒菜。 “王盖地虎。”贵公子模样的男人突然眨了眨眼睛,眼眸中妖异的万花筒图样一闪而逝。 被暗语和写轮眼一激,酒保突然愣了一下,眼眸中同样浮现三角飞镖形的图样。 “宝塔镇河妖。”他神情呆滞,毫无感情地快速道。 一个恍惚,酒保就恢复了正常。 他根本不知道,在不知不觉间,自己成了保存情报的邮箱,更不知道,短短的一瞬间里,发生了一些神奇的事情。 他甚至已经忘记了有一对主仆模样的男女刚刚在这里点过餐。 “以绝对没有人能想到的暗语和万花筒写轮眼搭配,就成了绝对安全的密匙,用这招传递情报是绝对安全的。”贵公子微微一笑,着跟他的人设完全相悖的话语。 黑发女人没有理他,只是往后瞥了一眼,见安城等人张煌离去,淡漠的脸上露出几分讥笑。 “哼……云忍。” 男人也转头望去,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把他们吓跑也好,省得我们找大蛇丸麻烦时,还要提防这些不怀好意的虫子。” “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好不容易搞出来的身份,就完全暴露了吧?好的秘密潜入呢? “还是,你就是故意暴露的? “已经不耐烦于扮演我的侍女了吗……佐子?” 男人朝黑发美女眨了眨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