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说,你这能力是不是有点作弊了?竟然能够复制出‘我’来进行战斗,而且一次还能这么多,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黑色的空间中,于林轻轻甩开一具半残的尸体,任由其缓缓的飘向黑暗中,而尸体的相貌赫然是他自己的样貌。

这还不止在他的周围密密麻麻漂浮着数千和他外形一模一样的人。这些和他相貌一样的人除了没有他那恐怖的力量外,就连身上的魔物水母也是相同的。

“唏!是么,我倒是觉得阁下一身肉体的强度才令人惊叹!这作弊一说用在你身上才最为恰当吧。”

此时隐藏在空间中的夜魔也是一脸的郁闷,原本想来这次能够很轻松的干掉目标。没想到竟然这么棘手,先不说对方他恐怖到令人发指的肉身强度,就单单他那诡异的吸收能力,也让他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每每自己瞅准机会偷袭对方的时候,攻击都会被对方莫名的吸收掉,更诡异的是对方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动作,就仿佛有这一层透明的薄膜在保护着他。

“呵呵,是么,那我倒是要谢谢夜魔大人的夸奖了。”

于林微微一笑,身影一晃顿时冲入了人群中,霎时间掀起一阵血雨,数不清的残肢断臂洒向四周。

对于他来说这些东西虽然能够复制出他的相貌和攻击能力,但是他们并不能获得自己的肉身强度,这样一来他就有了绝对的优势可以碾压他们而且有着系统源源不断的能量恢复,他根本不惧持久战。

只不过有一点十分可惜,系统不知什么原因无法吸收这些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只能将夜魔偷袭自己的能量攻击给吸收掉,不过就算是这样于林也已经获得了不少的能量点。

“疾风、鹰眼铁钩、连斩...”大群的‘于林’不停的释放着属于于林本体的能力,可惜没有一个能够伤到他的本体,就算于林不躲开这点攻击也无法对他造成一丝的伤害。

每当他从一群‘于林’中穿过都会激起无数的血花断臂,一时间犹如黑暗中的血色烟花,恐怖中夹杂着异样的美丽。

“不能再拖了,万一被发觉招来了那东西就麻烦了,还是速战速决吧!”隐藏起来的夜魔看着大发神威的于林有点焦急,毕竟他也算是偷偷摸摸来搞事的,万一被围攻了就不好了,特别是引来战斗中的系主注意,那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只有等大神他们完压制或者灭杀这系的系主他们才敢肆无忌惮。

下定决心的夜魔在没有犹豫,满是利牙的大嘴一咧,轻轻的吐出两个字:“解放!”

随着夜魔的话音落下,整个空间开始了诡异的变化,竟然开始了不规则的扭曲,一时间那些处在扭曲范围内的‘于林’一个个被这股力量轻易的撕碎激起大片的血雾。

“什么鬼?”还在激战中的于林身形微微一僵,顿时察觉到一股恐怖的压力向他袭来,身形微微一闪就已经出现在空间的另一个地方。

皱了皱眉于林没有动手,而是向四周观察,他忽然发现空间边缘竟然出现了诡异的折痕,而且随着折痕收缩,作用在他身上的空间压力也逐渐加大。

迅速的确定了一下飞船的位置,忽然发现飞船似乎没有受到影响这才松了一口气。

“前不久有一个人和我说...”既然飞船没有受到影响那就不用担心小家伙和维基了,随着他的话语水母渐渐从他的身上退下,很快变成一条黑色皮带缠绕在他的腰间。

夜魔可没兴趣去听于林在说些什么,此时在空间外界出现了一张足以遮天的巨嘴正朝着于林所在的空间咬下,而空间中所形成的压力也正是这样造成的。

这是属于夜魔独有的必杀技,先将敌人拉入天赋空间,如果在空间中无法击杀对方,那么就直接现出本体对空间进行暴力压缩,直接将里面的敌人给压成齑粉。而且对于自己的天赋空间强度,他还是很有信心的,最起码在经历的无数次战斗中,除了同属人马系的星球巫师白灵有着一件能够直接破开空间的诡异魔物外,其他被拉入他天赋空间中的还没有一个能从中逃出来的。

当然也并不是每一个敌人都会成功的被其拉入天赋空间中,就比如对方事先发觉了他的动作提前规避。

还有其他的星球级生物,他们每一个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些自保的手段,就算遇上一两个和自己有着同样天赋的也说不一定,到时候只要对方同样施展天赋空间,两者就会被轻易的给抵消。

恰好此时处在他空间中的于林却是两者都没有,既没有提前发现自己的动作,也没有同样的空间天赋,那么这样一来就很好对付了,既然无法使用他的复制体将他消灭,那么直接将他所处的空间压缩成一个点不就可以了。

于是就有了先前的一幕,一张巨大无比的嘴真努力的压缩着于林所处的天赋空间。

而此时于林在面对这逐渐被压缩的空间却没有露出一丝的惊慌之色,而是很淡定的继续开口说到。

“他说,我的力量虽然很强,但是并不能被灵活的运用,很多时候只懂得生硬的暴力输出,这样不但造成了力量极大的浪费,同样也...也什么来着?我TM的竟然给忘记了...咳咳!算了,反正就那意思。”

于林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他还真忘记了那个携带者和他说了什么,不过也不要紧,大概的意思他还记得就行了。

就在于林自语的时间,整个空间已经压缩到了他周围数十公里的范围,而且这种速度还在不断的加快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九公里的范围,此时恐怖的空间压力已经将所有的复制体‘于林’都给压爆,在中心处只有本体于林存在。

感受着身体上传来越来越恐怖的压力,于林捏了捏拳头嘴角浮出一个怪异的微笑。此时空间已经压缩到于林千米的范围,他身上的衣物已经完变成了齑粉,就连缠绕在他腰间的水母也开始了微微的颤动,显然已经难以承受空间带来的压力。

周围的空间已经被压缩到如同实质一般,于林身上的肌肉开始鼓起,一条条青筋浮现在他的肌肉之上,一种力量的美感顿时乍现,如同一头恐怖的凶兽。

夜魔感受着空间内于林的强度,也是微微一惊,毕竟就算是星球级的生命被自己拉到天赋空间中,在进行空间压缩到这种程度。最起码也会受到的伤害也不会小,要知道每一寸空间的压缩内部的力量可都是以几何倍数而递增的,一些弱一点星球级生命在空间被压缩到数十公里的时候就已经身受重伤了,甚至已经有了陨落的危险。

就算是一些拥有高强度肉体的生命,此时受到的影响也绝对不小。

可是现在,看对方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多少影响,这让夜魔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不过事以至此夜魔也不可能停手,于是把心一横。

“唏!无知的太阳系人类,就让我看看你的极限在那里。”夜魔的声音传出的刹那,空间的压缩再一次加快,眨眼间就已经压缩到了距离于林上百米的距离,一股毁灭的压力在此次袭来,叠加在于林身上。

啪啪啪,一连串骨头摩擦的爆响从于林体内传出,一股同样恐怖的力量在他的体内疯狂的运转着,帮他抵消着巨大的空间压力。

外界,那张恐怖的巨口已经接近闭合,一颗如同珠子般的诡异空间在他的压力下一点点的缩小着,因为压力过大巨口周围的空间也出现了坍塌的迹象,形成一条恐怖的黑洞。

巨大的力量连带着周围的宇宙空间也隐隐出现了震动。

“唏!唏!唏!!你给我去死!!!!”

随着一声巨大的咆哮,巨口豁然大张,恶狠狠的咬下,恐怖的力量再次激荡而开。刹时间整片空间如同一块巨大的玻璃从中裂开,大量的蜘蛛裂纹瞬间扩散,一块块的空间顿时塌陷露出越发深邃的黑暗。

与此同时,依然处在天赋空间中的于林,眼神已经变得无比锐利,一股同样恐怖的气息从他身上爆发,捏紧了拳头一声大喝朝着依然被压缩的空间褶皱挥去。

“可是!!可是!!可是、我TM的只会这一招啊!!!!!”一拳挥出天地变色,拳头所过之处空间破碎,就算已经被压缩到实质般的天赋空间,在于林这拳的威势下也足足撕裂出一个巨大的口子,和空间的褶皱边缘撞在了一起。

一股足以毁灭星球的力量爆发,大片的空间被碾碎,无数的陨石块瞬间化为齑粉,这片宇宙一时间竟然成了毁灭之地,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都被毁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破碎的空间开始飞快的愈合,几个眨眼的时间,坍塌的空间就已经恢复。

巨大的夜魔本体却已经不知所踪,留在原地的只有一颗长达数百米巨大的獠牙和一个坐在獠牙上的健壮身影。

“切,还是跑了么?”人影站起身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发现,顿时有点失望。

“不过,收了点利息也不错。”人影说着双眼放光的看向脚下的獠牙。

如果此时有飞船从这里经过,飞船上的人就会发现一个诡异的场景。

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正一脸兴奋的在一颗巨大的牙齿上蹦来蹦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