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哥哥,你来了。”

我浑身颤抖,看着眼前这直挺挺从棺材里坐起来的人,心中止不住的恐惧。

周围,所有人都静止不动了。

甚至一时间我连呼吸都开始变的困难。

“我……”我张了张嘴,可是话到嘴边却根本无法说出来。

这个时候,我的心中有无数的话想对李琛说,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知道,你想要我体内的命魂。”李琛含笑,主动站在了我的对面,同时他的双手就这么缓缓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面。

那一瞬,冰凉的触感,饶是隔着衣服,也让我打了一个冷颤。

他是死人,他是死人!

我在心中,不停的这么告诉自己。

而李琛,就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叹了口气,低声问道:“你真以为我死了吗?”

我……

尼玛!

说实话,我真想一巴掌打死他,可是我不敢!也不能。

我浑身上下,能动的就只有眼睛和嘴。

我就这么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到了严厉面前,而后一指点在了他的额前。

霎时间,我的脑海轰鸣炸响!

严厉一生的过往,都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就好像是放动画片一样,匆匆而过。

同时,他为什么找上我,这其中的种种隐秘,也都出现在我的大脑当中。

至阴之魂,和至阳之魂,绝世罕见。

只要能融合了两种魂魄,再被自己吸收,那么就可以无限期的增加寿元!

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周军跟我说的话,严厉现在不过是四十几岁的样子,但是看起来却和六十多岁一样,两鬓斑白,是个老头。

而他,找上我,还对我百般照顾,甚至不惜耗费一切精力来帮助我融魂。

目的,就是为了最后可以让我成为他的鼎炉,为他提供寿元。

心如死灰。

这个时候,说我是心如死灰也不为过。

一直以来,我都感觉严厉有着他自己的目的,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想杀我。

我没有丝毫怀疑,这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根本无需判断真假。

严厉那边眼眸中闪烁精光,似乎是有些察觉,但是终究没有动弹。

“呵呵,还记得我送你的东西吗?”这个时候,李琛扭头看了我一眼,出声问道。

什么东西?

我愣了一下,却猛然感觉眼前的李琛,浑身上下阴气缭绕,转眼间,竟然变成了一个鬼差的模样。

“是你!”我的心中非常震惊。

这个人的样子,我很熟悉!

是那个鬼差。

我怎么都没想到,我弟弟李琛,竟然就是当初的那个鬼差。

李琛点了点头,而后突然伸出手,一把抓在了自己的胸口位置,尖锐的指甲,瞬间就撕裂他的皮肤。

我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那骨骼脆裂的声音响起。

李琛的嘴角开始溢血,可是他嘴角的那抹微笑依旧是没有落下去。

同时,在他的手中,如今竟然出现了一颗灰白色的心脏。

“这,就是你的命魂。”李琛开口,额角带着冷汗,说话颤颤巍巍的就好像是用尽了自己的力量。

“一会该怎么做,你应该清楚,我不想你死。”

“这条路,不是你能走的下去的,照顾好我们的父母。”

听着李琛的话,我眼中积郁的满是泪水,大颗大颗的泪珠从我眼角滑落。

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自己的心脏,按在了我的胸口上。

同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觉,让我通体舒泰。

“弟弟!”

这两个字,我如此熟悉,但是却有如此陌生。

现在叫出来,一时间竟然好像是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一样,一下子瘫软坐在了地上。

李琛依旧是保持着那抹微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记住我说的话,照顾好父母。”

说完之后,我们周边的空气,就像是破碎的玻璃一样,逐渐崩塌。

紧接着,所有人都是惊呼一声。

我知道,李琛走了。

棺材里面,连他的骸骨都已经不见。

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子,将永远留在阴曹地府,而我借助他体内的命魂,则是可以在这阳间苟延残喘几十年。

严厉浑身上下就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一样,如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神中满是疑问。

我知道,他可能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可是如今,我再也不敢相信他。

“我们,走吧。”我回头看着自己的父亲,而后主动拉起了刘玲的手,不愿意再去解释什么。

周军那边愣了一下,而后看了一眼棺材里面,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开口问道:“你的命魂,有了?”

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头也不回。

如今,我只想离严厉远远的。

打从最开始他接近我,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而他的利益,就是要活下去!增长他自身的寿命。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的心上就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

父亲看了我两眼,知道我没事了,就也不在多说。

“你干什么去!你的魂魄还不稳定,必须让我来帮你!”

让我没想到,一向稳重的严厉,这个时候却是急的跳脚。

我呵呵一笑,也没回头,直接说道:“我的命魂已经回归,谢谢你,我的好师父!”

最后的这两个字,我咬的极重!就像是要把他吃了一样。

严厉愣了一下,似乎是听出了我话语当中的不对劲,随即呆鄂的出声说道:“你……你知道了?”

“我什么都知道了,别在我身上打主意了,人的命天注定,根本就不可能增加什么寿元。”

事到如今,我索性是摊牌了,明摆着告诉严厉,别打我的注意。

我和刘玲的魂魄,也不可能交给他!

“你……”

这个时候的严厉,就像是一下子被人抽干了力气一样,瘫坐在地上苦笑,嘴里小声说道:“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会这样,阴门之中,看的都没错,哈哈哈!”

说到最后,他整个人,失魂落魄的从地上站起来,越走越远。

周军这个时候,就站在我的身边,看着严厉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我知道,他和严厉之间有着很深的感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他却没选择要帮助严厉。

如今,我也是实在没心情去管这些烂事。

回到家里之后,当我看到母亲那一脸担心的样子,原本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娘。”我叫了一声,直接就拉着刘玲跪在了她的面前。

我父母都是一下子愣住了,不明白我这突然的举动是想干什么。

“娘,我想我要结婚了。”

我呵呵傻笑着,伸手揽住了刘玲的肩膀,低声说道。

刘玲的脸上瞬间浮现了一抹红润,羞涩的低下了脑袋。

这一瞬间,我已经决定好了,先和刘玲把婚礼办了,至于她是否活着,已经不重要了。

至于严厉,我想我们一辈子,都不能再见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