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在去圣仆之家的路上。Www.”李凡轻轻点了一下喇叭,然后又动了一下方向盘。

“别跟我耍花招!我警告你,不然你就替她们收尸吧!”杀手凶狠地道。

李凡放软了语气,“我没有耍花招,我没有报警,我带着你想要的东西,我只想完成我们的交易,你别冲动,我马上就到了。”

“她的身上怎么会有定位跟踪器?”

李凡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她是天朝地产商的女儿,很有钱,她有保镖,一定是她的保镖给她装的。”顿了一下,他又说道:“这与我无关。”

“我再给你二十分钟!”

“我马上过来!”李凡又轰了一脚油门,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他跟着又给阿依莎打了一个电话,“阿依莎小姐,警察来了没有?”

“警察已经来了,李凡,你在哪里?”阿依莎很着急。

“我已经找到了寒烟她们,她们在圣仆之家,绑匪手里有枪,你告诉警察去那个地方。”李凡说。

“圣仆之家?”

“西边三十公里,一个墓地,快去告诉警察。另外,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会惊动绑匪!”李凡说道。

“好,我马上告诉警察。”阿依莎说道。

让阿依莎通知警方去圣仆之家,这是为了借警方的手干掉印度杀手的同伙!

李凡挂断了电话,随即又将手机调到了静音模式。

刚才踩油门和按喇叭都是为了制造车在行驶之中的假象,以此麻痹对方,为营救行动争取更多的时间。现在将手机调到静音模式,那是为了避免在营救行动之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什么的而被对方发现。这样的低级错误有肯能让整个行动失败,必须杜绝。

二十分钟,李凡没有出现在圣仆之家的话,以印度杀手的经验,他肯定会猜到发生了什么事。而以他的凶残,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杀害白寒烟她们三个。所以,这二十分钟的时间里,李凡必须要救出白寒烟、金玉姬和娜,多一分都不行!

二十分钟,对方又是一个神枪手,并且非常狡猾,经验丰富,这次的营救行动让李凡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

没有时间给他思考,制定周密的行动计划,结束通话之中他便从密码箱之中取出了人皮书、笔记本和那三封信件,然后和尚笔记本电脑下了车,飞快地向建筑工地奔去。

五百米的距离很快就甩在了身后,早就看不见停在暗处的福特猛禽车了。一道铁皮围墙挡住了李凡的去路,翻过去就是建筑工地的区域了。

李凡站在铁皮围墙下犹豫了几秒钟,但最终还是将他随身携带的金属小药盒拿了出来,从里面取出一颗来生丸服了下去。

如果有绝对的把握在二十分钟里干掉那个印度杀手并救出白寒烟她们,他都是不愿意服用这种用生命力来兑换的逆天之药。问题是他没有这样的绝对的把握,而白寒烟的生命却容不得半点闪失,所以他必须要用来生丸来提升他的实力!

来生丸的药力很快就体现了出来,那股神奇的能量在他的血液里流淌,融入他的每一个器官,每一块骨头,甚至是每一个细胞!在这种神奇能量的提升下,他的身体快速进入一种超凡的状态,器官的能力加强,与各个器官所对应的能力也快速提升。.在黑夜之中,他的视线更加明亮,他的听力更加强大,他的思维他的反应也数倍提升。而更重要的是,他的内力也达到了一种空前强大的状态,仿佛永不枯竭。同时,他的骨骼,他的肌肉也更加强壮,可以让他最大限度地使用内力,突破极限,达到以前无法达到的境界!

嗖!李凡的身体拔地而起,腾空越过了大约两米高的铁皮围墙。

铁皮围墙之后是一片对方砂石的场地,砂石堆积如山。他的落脚点是一座沙丘后面,正好可以挡住从建筑物方向过来的视线。

这片原料场地过去便是目标建筑,那是一座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停建的烂尾楼。它有六层高,周围还搭着脚手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整个建筑工地一片漆黑,不见一点灯光。

李凡猫着腰绕过了沙丘,在绕行的时候,通过他的双眼观察,他已经确定了一条进入烂尾楼的最安的路线。没有半点停留和犹豫,绕到沙丘边沿的时候,他陡然加速,身形如风,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无声息地冲进了烂尾楼的脚手架下。

他选择的是烂尾楼的侧翼,这个位置没有窗户和门户,墙体和脚手架都可以成为他的掩护。

定位跟踪软件失效之前的画面清晰无遗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在印度杀手发现白寒烟身上的跟踪器的时候,她的位置在烂尾楼的顶层,也就是第六层。

抬头往上看了一下,李凡手脚并用,顺着脚手架往上爬。他的速度极快,灵敏的动作就像是一只在丛林之中生活的猴子。从一楼到六楼,他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这个时候,距离印度杀手所规定的二十分钟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分钟。

夜色中,他的身体紧贴在脚手架外侧,安静无声。他的耳朵轻微地颤动着,搜听着来自烂尾楼内部的声音。

风吹动脚手架上的防护网的声音,风吹过树梢的声音,还有建筑工地旁边的公路上出来的汽车驶过的声音,这些声音就像是水流一样流进李凡的耳朵里,非常混乱,非常复杂,而他却从中分辨出了来自大楼内部的一点点细微的声音。

那是靴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还有女孩的抽噎的声音。

虽然没有看见六楼内部的情况,但李凡的脑海之中却已经浮现出了一副画面――面相凶悍的印度裔杀手正焦躁不安地在空旷的六楼内部来回走动,他的旁边蹲着三个女孩,她们正用惶恐不安的眼神看着他。

两分钟后,李凡结束了辩听的状态。这一分钟的时间里,他不仅确定了白寒烟她们三个和印度裔杀手都在烂尾楼六层的空间之中,还确定了大致的位置。

此时,距离印度杀手所规定的二十分钟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分钟

李凡小心翼翼地爬上了六楼的顶部,然后从脚手架上爬到了楼层天台之上。

直接进入六楼会成为印度裔杀手的目标,对方是个神枪手,李凡根本就不敢冒那种险。他的手中没有枪,这让他处在劣势之中,更何况对方还有白寒烟她们三个人质。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否定了直接闯进六楼救人的想法。

天台上的风很大,呼呼地吹刮着。风声可以掩护李凡行走的细微的声音,风也卷走了洒落在天台上的沙粒和体积轻的建筑垃圾,这让他的行走更加安无声。

一步步靠近刚才判定的区域,李凡走得很小心,也走得很慢。

时间对于他来说每一秒钟都非常珍贵,但有些时间必须要浪费。这个时候,只要稍微弄出点声响被对方察觉到,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三分钟后,李凡终于潜行到了之前判定的区域。

这个时候,距离印度裔杀手所规定的二十分钟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一分钟。

李凡慢慢地抬脚,放脚,用这种类似太空漫步的动作一点点地靠近天台边沿。几米的距离,他用去了两分钟的时间。整个过程他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更不敢弄出半点声音。

天台的边沿没有护栏,混泥土浇灌的楼顶看上去很简陋,从边沿处伸出来的钢筋锈迹斑斑。

李凡慢慢地趴在了天台边沿,再次进入了辩听的状态。

在天台的下面,有人在几平方米的范围里走来走去,步点稍显凌乱。这是杀手的心情的体现,他其实也很焦急。

抽噎的声音还在继续,声音的特性也与白寒烟的声音相吻合。

除此之外,李凡没有再听到第三个人的声音,如果娜和金玉姬也在这里的话,如此之近的距离,又是处在来生丸的超凡药力之下,他是能够听到她们的呼吸声的。可是没有。

“金玉姬和娜不在这里?她们会在什么地方呢?分散藏匿人质,只能是这种解释,这个家伙果真不是一般地狡猾!”李凡的思维超快,心里很快就有了判断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也让他暗恨。

这时,距离印度裔杀手所规定的二十分钟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三分钟的时间。

还有七分钟时间,七分钟之后在圣仆之家的同伙就会给印度裔杀手打电话告诉他没有看到人,交易是个骗局,那个时候印度裔杀手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枪手白寒烟还有不知道被藏在什么地方的金玉姬和娜。

七分钟的时间,李凡要用双手干掉持枪的印度裔杀手并救下白寒烟,还有娜和金玉姬,这种事情想想都让人紧张压抑。

换做是在平常的时候,普通的状态下,就算身有一身内力也无法做到这一点,但此刻不同。在来生丸的超凡状态下,李凡的大脑的运算和模拟的能力早就超出了人类的范畴,虽然比不上电脑,但确实趋近于哪种状态。

此刻,他的大脑就处在一种高速运转的状态下,他的思维就像是一道道从天空深处划过的流光,快到了极致。眨眼间,他便已经根据他所在的位置,他身上的物品制定出了一个营救方案。

他将手上的腕表取了下来,慢慢地伸出天台边沿。

腕表的表面是蓝宝石材质,黑色的背.景让它恰好可以充当一面简易的镜子。

腕表一点点地探出天台下沿,天台下面的情况也投影到了表面上。

白寒烟蜷缩在右侧的墙壁下,双手和双脚都被胶袋捆着,无法动弹。她抽噎着,眼泪不停地从眼眶之中滚落出来,身上也脏兮兮的,非常狼狈。

印度裔杀手在白寒烟对面的位置,距离窗户大约三米的位置。他就在他与白寒烟之间的距离来回走动,不时看一下手腕上的腕表。他的左手拿着一支自动手枪,弹夹很长。他的右手缠着绷带,吊在脖子上。同时右手手里也拿着一只看上去很简单的手机。

“妈的,你在哭什么?”印度裔杀手狠狠地道:“再哭,我一枪嘣了你!”

白寒烟顿时止住了抽噎的声音,但她并没有放弃自救,停顿了一下她又颤声说道:“你开个价吧,我可以给你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只要你开个价就行。”

印度裔杀手冷笑着看着她,嘴角满是不屑的意味。

“一千万?五千万?一亿!”白寒烟诱惑道:“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你能拿到一亿的赎金。你想想,一亿元你能做什么?你能买到一切!你杀了我,你又能得到什么?”

“闭嘴!”印度裔杀手有些激动地道:“金钱在我的眼里没有价值!就算恒河的水部是金子融化的,我也不瞧它一眼!”

恒河的水滋养出了五千年的印度文明,是印度人眼中的母亲河。印度裔杀手这样说,那就真的是视金钱为粪土了。身家百亿的白寒烟用钱也买不到她的小命,这真的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

“你想要那本人皮书?我未婚夫已经去圣仆之家了,他会用那本书换取我的自由。你得到那本人皮书之后你会放了我吗?”白寒烟试探地道。

“哈哈哈……放了你?”印度裔杀手冷笑道:“你的未婚夫是去送死,你也会死,不过我不会浪费你的身体,我会好好享用一番,然后再杀了你。”

“你混蛋!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闭嘴!”印度裔杀手看了一下腕表,“不然我提前杀了你!”

白寒烟打了寒颤,闭上了嘴巴,但眼泪却流得更急了。

“要怪,就怪你们的好奇心吧,你们搀和进了不该搀和的事情之中。”印度裔杀手冷笑道:“还有,你未婚夫扎伤我的那把瑞士军刀,上面居然有你的名字。这是神的旨意,让我找到你,完成伟大的任务。而你,你应该接受你的命运。”

原来,这就是印度裔杀手找到白寒烟的原因。

在心爱的物品上刻上自己的名字,这是很多年前人喜欢做的事情。白寒烟也这么做了,却没想到这却成了她的一个噩梦。

当初,李凡并没有发现那把瑞士军刀上有白寒烟的名字,他用飞刀扎伤了印度裔杀手之后也没往那方面去想。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